终于卷到易烊千玺头上了

佚名娱乐头条人气:53时间:2024-07-03 23:39:35

今天百花奖提名公布。

关注点不在大奖上。

而是感觉到特别“小”——

最佳男主角,王俊凯(《万里归途》)、易烊千玺(《满江红》)入围。

图片

最佳男配范丞丞(《飞驰人生2》)。

图片

更别说最佳新人里的刘耀文、王若熹、杨恩又。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《第二十条》《流浪地球2》《人生大事》

内娱后浪来了?

00后演员、天才小戏骨其实已经被热议了好几年。

现在,也该到了检阅时刻。

01

00后当童星的那些年

如果说过去的明星,是一部片,一支广告,因为青春无敌的亮相,突然火起来。

那么现在竞争的起跑线,已经越来越提前了。

一条常见的发展路线是——

童星亮相,带着演出履历考入北影/中戏,毕业即抢手小花、鲜肉。

今天活跃在一线的年轻偶像演员,近一半都是童星。

说到童星出道的00后,头一位还得是张子枫(2001)。

《唐山大地震》(2010)的一滴泪,让她斩获百花最佳新人奖;《唐人街探案》(2015)的一抹笑,笑得观众内心发毛。

图片

图片

大众认可,业内前辈更是连连夸赞。

冯小刚夸:

这孩子演得非常走心

她真的是有非常好的悟性

演得非常真切

我觉得她是一个天才

图片

陈思成赞:

她的表演的感受是特别正统特别学院派

近期有《度华年》热播的赵今麦(2002)。

早期业务是当魔仙堡coser。

大眼睛,小肉脸,模样是可爱的,演技是稚嫩的。

胡先煦(2000),同样在儿童向作品里打磨演技。

《铠甲勇士》(2011)里的亮亮,《快乐酷宝2》(2015)的司徒乐,一副邻家小子的样子,被粉丝称为“小猪包”。

后来他们仨在一部大热剧里相遇,出演《小别离》(2016)的孩子三人组,“朵朵”“小宇”和“琴琴”。

三个00后演员的表现,即使在前辈黄磊、海清面前,也毫不逊色,获得大票观众的夸夸。

最为出圈的,还数张子枫,哪怕不追剧的朋友,多少都刷过朵朵和她爸(黄磊 饰)的吵架片段。

有了《小别离》的加成,三个00后演员在“国民童星”之路上无惊无险地走着,在家庭戏里当儿子女儿专业户,偶尔出演成年演员的小时候。

顺带提一句,TFBOYS扮演高一学长,在《小别离》里也客串一把。

当时谁能想到,其中一个小孩,会率先成为00后百亿影帝。

离00后还差5天的吴磊(1999),四舍五入也算00后吧。

他的戏龄接近20年。

早在《封神榜之凤鸣岐山》(2006)里就留下奶声奶气的哪吒形象;后来在《家有外星人》系列(2009-2010)中,人小鬼大的唐不苦也令人印象深刻;《琅琊榜》里天真单纯、武功高强的飞流一角小火了一把。

图片

老实说,小演员演得出彩并不稀奇。

毕竟是本色出演,不着痕迹。

单能驾驭超出自身年龄段的角色,就罕见了。

这也是为什么,文淇一出现就被冠以“天才演员”的称号——

她在《血观音》(2017)里的棠真,一面乖顺,一面阴郁。

看尽成年人世界的龌龊后,她笑了,却比痛哭更能让人感受到“哀莫大于心死”。

《嘉年华》(2017)里所饰演的小米,则有着社会赋予的早熟。

她并非天生恶人,但是因为现实的种种,只能以一种不够善良的方式自保。

所以会有更多的沉默、回避、言行闪烁。

凭借这俩角色,14岁的文淇入围金马奖最佳女主、最佳女配,并最后斩获了最佳女配角奖。

儿童的天真,不需要演。

所以“恶童”往往才更容易出圈。

无独有偶,近几年走进大众目光的小戏骨荣梓杉(2006),也因恶童类角色而出彩。

他在《隐秘的角落》(2020)里饰演的朱朝阳,用好学生的壳,掩盖内心的阴暗,行借刀杀人之事。

童星当然不是今天才有。

《婉君》里的“小婉君”金铭、《我爱我家》的“圆圆”关凌,还有释小龙和郝劭文这对“功夫小子”。

图片

图片

但主要都是单纯展示稚嫩一面,所以很少转型成功,因为大众不太接受他们的长大。

而当下大家对童星的关注度更高了。

并且也更乐于接受他们的转型。

一个不可忽视的背景是——

对长久以来霸屏的流量的厌弃。

于是大家期待着,一批更年轻、更有实力的演员赶快成长起来,取而代之。

这也是为什么张子枫、文淇、荣梓杉他们“邪性”的表演更容易出圈。

因为他们越不像普通小孩,演技越复杂黑化,就越有接手成人题材的潜质。

但。

“童星魔咒”从此消失了吗?

02

00后童星的“成人礼”

小时候再火的童星,长大之后,大多都会“消火”。

有的折戟在发育关,有的是颜值跟不上。

要不然就是形象固化,演什么都让人想起——“看,那小孩。”

所以。

能否在荧幕上交出成年新角色,成为考验童星演员的“成年礼”。

就拿上一代的童星张一山来说,虽然《鹿鼎记》的“猴戏”直接让他事业撞了大冰山。

但他早期重回观众视野。

靠的也是明确和“刘星”划清界限的角色——

《余罪》里带有痞气的特警,和《春风十里,不如你》的极品“渣男”。

图片

图片

而00后这批童星演员,就正在接受“成人化”的试炼。

一个典型操作:演感情戏、组CP。

张子枫跟吴磊。

俩人在《宠爱》(2019)里演了18分钟情侣。

图片

赵今麦跟赖冠霖。

俩人出演翻拍剧《初恋那件小事》(2019),就看麦麦这个泡面头、小龅牙、真·黄皮般的肤色,emmm……

图片

第一个闯出来的00后童星,居然是一个养成系爱豆易烊千玺。

原以为爱豆是主业。

没想到一来就交出两份上8分的答卷。

图片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(2019)的李必。

六世高门贵公子,深受帝王赏识,大唐明日之星。

表面闲云野鹤,实则暗藏野心,向着目标步步为营。

图片

《少年的你》(2019)的小北。

社会混混,十三岁辍学,一出场就被揍得满脸是血。

看起来暴力狠戾,但那都是自我保护的拳头,护住内心的自卑、柔软与热血。

图片

另一个成绩领先的,是张子枫。

在《我的姐姐》(2021)里,张子枫所饰演的姐姐安然,成长在重男轻女的环境当中。

满心想着考研奔向新生活的时候,父母因为车祸双双去世,留下一个年仅6岁的弟弟,所有人都逼着她负责弟弟的未来。

凭借这个角色她拿下华表奖最佳女主角。

图片

赵今麦也有了人生新代表作《开端》(2022)。

她饰演的李诗情,一个困在死局里的大学生。

一次次死而复生,如果找不到解决方法,便只能再次痛苦地死去、痛苦地醒来。

图片

目前不太顺的反而是最早拿下大奖的文淇。

开始试水“大人戏”。

在《生活家》中,她饰演职场新人;在《致命愿望》里,则是一名大学生。

结果两部剧收视口碑双扑。

虽然观众还没有到质疑她演技的地步。

但文淇正亟需一个新角色证明自己——

更多的导演们制片人们可以多看看我

我非常有空谢谢

男演员方面,资源好像来得更轻松一些。

吴磊从小飞流,成为新一代偶像剧中坚。

《星汉灿烂》(2022)里腹黑又深情的凌不疑,《爱情而已》(2023)里的阳光年下小奶狗宋三川,让不少吴磊粉丝从“妈粉”变成“女友粉”。

但他的演技,好像也逐渐定性在这种模式里。

图片

相较而言,胡先煦的角色完成度更高。

2020年开播的漫改剧《棋魂》,胡先煦首次出演男主,豆瓣8.6分,既抗下了原著党的审视,也让好些观众看到他的未来可期。

不过,一定程度上,时光这个角色,跟胡先煦是贴脸、也贴性格,活泼跳脱的孩子性格,遇上热爱后坚定执着的少年心性,都很胡先煦。

图片

目前来说,漫改影视也是胡先煦的独有赛道,在7月还有一部他出演的漫改电影《异人之下》上映,是驴子是马,到时候进电影院溜溜。

今年刚满18岁的荣梓杉,则来到了与“童星魔咒”相遇的时刻。

将近一米九的高个子,让荣梓杉在影视剧里出现“水土不服”,演儿童不太像,演成人又没到时候。

甚至在后来的作品里被批为“长个子不长演技”。

图片

能否交出如朱朝阳一般出彩的成人角色,尚未可知。

03

“成人礼”,然后呢

需要追问的一个问题是:

童星演员交出了成人角色,实现从小演员到演员的“成人礼”,然后就能高枕无忧了吗?

显然不是。

演技,仍然是时刻悬在童星演员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。

这批00后演员,除了知名度相对低的胡先煦,在这两年几乎都遭遇过“演技翻车”的质疑。

张子枫,继《我的姐姐》之后,在2021年和2022年都有好几部担主演的作品上线,演技问题一下子无处可遁。

吐字,时而含糊不清,像把台词含在嘴里嘟嘟囔囔;

搭戏,像小孩装大人,没有CP感,让观众屡屡出戏;

设定,心事重重的寡言少女,有点怯生,有点倔强,多半都留着短发。

几套组合拳打下来,张子枫就给人总是演自己的感觉。

图片

图片

与此相似的,还有易烊千玺。

自《少年的你》之后,易烊千玺所饰演的角色都有一种少年老成的感觉。

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里,是因为自己生病,对啥都提不起劲,进入早衰的心理状态;《奇迹·笨小孩》则因为妹妹生病,早早挑起生活的重担,年纪轻轻就风尘仆仆。

当然,角色设定上有差别,演员本人也设计不少小动作加强角色信服度,比如《笨小孩》里不自觉佝偻着腰的坐姿,是《小红花》里韦一航所没有的。

图片

图片

并不是说张子枫和易烊千玺现在的演技退步了。

而是随着他们资历的上升,观众也在期待着他们更大的成长。

就像今年凭借《满江红》入围百花最佳男主的易烊千玺。

他的表现不能说不好,但感觉还差一口气,不能完全撑起这个将军的威严,压不住场子。

比较的对象已经改变了。

在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时,大家对他的定位还是偶像、童星,只要演技超出同辈人,观众就大加赞赏。

而今天呢?

他已经离开了“新手保护期”

大家已经把他当做一名真正的演员——

同片的沈腾、雷佳音,如果入围最佳男主,会不会更有说服力?

图片

如何挑到适配度高的角色,又能避免观众的审美疲劳。

跳出角色舒适区,又得做好翻车的心理准备,直面观众的批评。

可以说,这些是这批00后童星演员的内忧

除此之外,他们还有外患

跟已经定型、苦于转型的85后、90后演员所不同。

00后演员可选择的道路似乎更多、获得入场券似乎更容易。

比如。

85后、90后演员抢破头想获得的主旋律、大IP、大导演,不少早已锁定了这批00后。

易烊千玺、张子枫,有陈可辛导演的《酱园弄》;赵今麦、胡先煦有国民级IP《流浪地球3》。

可我们来往前回溯,不难发现,交到00后实力派手上的角色,发挥空间实在狭窄。

主旋律里的小配菜。

如张子枫在《中国医生》,一双泪眼、一句哭腔让无数观众再次感叹“她好会哭”,可她的全场戏份也只止于一场哭戏。

中年人戏里的小点缀。

如胡先煦在《流浪地球2》中,能有多少人留意到一个年轻人的出演,大多人关注的还是吴京、刘德华、沙溢等中生代演员。

正儿八经留给年轻演员发挥的主场,也就剩下偶像剧、校园戏、青春片,可这些类型的影视剧,多久没有给观众带来过惊喜?

相比起85后演员在偶像剧留下经典角色、90后演员能抓住网剧的风口进入内娱流量池。

迎接00后演员的,其实是更为规矩、更为死板、更没活力的江湖。

题材固化,创作套路,佳作少有,看似选择良多,扎进去之后发现全是泡沫。

而且他们的“外患”还在于:

外界的期待和审视。

这批早早就被网友盯着长大的童星,其实就如张子枫的自我形容,“凹凸不平的圆球”。

我整个我是一个圆球

但这个圆球它是疙里疙瘩那样

它确实是有个性在

但它不刺儿

很个性那种东西

特别的那种东西

我其实是不太有的

但我可以是一个有想法的人

图片

再有个性、再有自我、再有想法,也得压制着接受外界规训,凹凸不平也要装成圆球,不能有任何越轨的行为。

可你也说不清、他们也搞不懂,怎么就有那么多无形的规矩——

谈恋爱,是塌房,可这样的恋爱经历、生活体验,不也有助于演员丰富生命体验,加深对感情、对人性的理解?

饰演的角色,不符合观众的期待,也是塌房,可只是复现现实的一种,就成了“恶心人”“宣扬剥削”;

难得跳出俗套,展现青春期少年对性向的迷茫,但因为一个吻,被追着大骂“三观不正”,却不曾想,这种迷惘与纠结,也是部分同性群体处于青春期时的真切想法。

图片

图片

这一骂,国产影视里的少男少女形象只能愈发单薄,更不敢逾矩,正如现实里的00后童星,愈发沉默、乖巧,极少个性化表达,成为“内娱无活人”一份子。

没有生活、没有经验、没有体悟、没有个性,这种被抽空的成长,又怎能为小戏骨提供演技的养料呢?

在这种“内忧外患”之下,这批童星出道的成年演员,路漫漫其修远兮。

对他们,仍然怀有期待。

但更期待的是,我们的期待不会压垮他们。


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
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发邮件至 [email protected] (我们会在1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)

© 2048 FILMGG.COM

电影

电视剧

综艺

动漫

资讯

留言